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返回列表 «2223242526272829 / 29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281#

楼主周末愉快! 坐等更新
HoneyWinnie 发表于 8/3/2018 8:28:48 PM
对不起,前段时间实在太累了,这几天我会尽量多找时间哒
《纽约单身日记》,《婚礼策划师》,《不谈感情》都在微信公众号里连载,搜索添加“威廉士堡变奏”。我们在新地方见哦。
TOP
0
0
282#

期待继续
TOP
0
0
283#

等楼主更新,看得我欲罢不能
TOP
0
0
284#

83.

我坐在沙发上,在一片烟雾和报警器嚣叫的耳鸣中,脑子也不是很清楚,使劲的回想一些蛛丝马迹,比如男神平时开的什么车,穿的什么衣服,讲话的语调。

按说做记者的平时见人多了,基本上瞟一眼就知道对方是干什么的。有一次拍纪录片之前在一个餐馆里面坐了一会儿,一面跟服务员一个哈萨克斯坦小哥聊天,一面开玩笑说猜客人职业,结果我十猜十中。比如有一桌,6个女性,都是30岁出头,白人、印度人、亚洲人,种族比较混合,服装没有特别讲究,但是也搭配合适,她们中有人说话的时候,另外几个会抬头认真看,聊天的声音也是柔声细气的。我说那是一桌resident医生,为什么呢?因为别人说话抬头表示对别人的尊重,而几个人讲话都注意自己的音量,说明对周围人的尊重。应该都是教育程度良好的。而且种族混合,说明她们的职业容纳性比较强,而没有穿西装则是说明不需要面对客户或者学生。综合下来,应该是医生。结果小哥去上菜的时候听到了她们的谈话,远远给我使了个颜色,意思是我猜对了。还有一次,有个人穿着亮黄的工地工作服就来了,我跟小哥说,叫厨房一定把咖啡煮好了,人家以后一直会来。后来过几天,小哥好奇的问我为什么特地嘱咐咖啡、因为人家后来的确是几乎天天都来。我说那个穿工作服的人是个工程师,如果只是工人的话,他们干活儿累,忙完了会在工地旁边买东西吃。但是工程师要用脑,对咖啡讲究,你把咖啡做好了,人家以后都会过来买午饭。他问你怎么知道是工程师不是工人?我说人家穿的是皮鞋,接了个电话要记录什么东西,问你们拿了张纸,自己随身拿了支笔出来。小哥嘿嘿笑了,说他什么时候能练到观察一下就能判断客人的职业,那他小费应该很多很多了。

我想当然了,猜中别人的职业爱好是我们的必练神功啊。要能用别人的语言跟别人交谈,然后去解读人家说的内容中没有明说的那部分,才是最精彩的。比如有时候一些小电视台的新手记者居然会去问地方检察官“你觉得判决公正吗?”你让别人怎么回答?那问题问了有什么用吗?相对来说,法新社的那两个记者,问题质量高很多,他们当时的问题是“判决引用的是哪些条款?结果是你想要的吗?”检察官回答以后,法新社自己回去查了大量的资料,分析了每个条款的使用环境,然后又对比了以往案例,得出结论其实法官并未引用有利于检察官的条款,得出了自己的结论,其实案子还是轻判了。

从专业水准上而言,我们还是佩服法新社的。一想到他们,我就又开始头疼,感觉自己怎么在最不合适的时候生病了,不知道珊蒂是不是在安慰我,而实际上的情况其实还是打的很激烈的。不能想不能想,一想我就要跳起来。还是回到跟弗兰的对话中,远虑和近忧当中,我还是选近忧。

话说男神的职业果真不好猜,开了个SUV,穿的休闲,说话毫无倾向性。既不呆也不圆滑,脸上和眼里都没写什么。

“是厨子么?“我问。
“嗳?我怎么没想到呢……”弗兰一面用杂志扇烟雾,使劲的从一团浓雾里面钻出来,一面眼睛朝上面翻了一下,“不过他不是厨子。对了,你怎么不回房间?”
我无奈的道,“在等烟散了,再把报警器装回去啊。现在装的话,一装回去就叫。不装的话,下次你烧房子都没人知道了。”
“也是噢,我就是不太喜欢上闹铃。有次因为忘记时间把棕发染成屎黄色的了。没办法又染了一次,才稍微能看。”
“不是,你头发现在也是屎黄色呀。”
“哪里,那是被熏的,我头发现在是老年灰。”
“所以男神到底什么职业?”
“给你一个暗示,文艺工作者啊。“
“哈?他是文艺工作者,我去。”我拧开桌上的一瓶矿泉水喝了一口,“难道是纺纱工人?”
“不是,他是音乐评论人。知道吗,就是新曲上榜,他在杂志上写评论的。好牛,他手机里有跟很多歌星合影的照片咧。”
“真没看出来......”
“他牛的事情还挺多的,改天跟你说。今天先跟你说说我最近发现的一个重大事情,姑且叫做......拉黑定律。”
“约会吗?”
“不是,就是指生活中各种情况,有时候为什么你会被拉黑,和你什么时候可以拉黑别人,精心总结。”

话题转太快了,让我缓一缓,“我说,“咱们刚才是聊到男神的职业吗?”

对呀,他是音乐评论人。“

听着弗兰的话,我又继续想着男神平时的样子,很随意的,大部分时间便装,有时候戴帽子有时候不戴,没有夸张的首饰,没有大幅的纹身,手臂内侧好像有个小的,不过没看清楚是什么。唯一可能联系上的是派对上喝酒,可是那并不说明什么,我比他喝的还猛呢,弗兰比我们俩加一块儿还猛呢。男神跟文艺工作者不沾边哪……

那他住哪?“

东村。那里很多乐队和音乐人。他好像跟那个Sheeran以前是朋友。“

那个南瓜脸?“

好像就是他们以前一起去野营什么的。“

“还好我没有特别喜欢南瓜脸,要不然就不得不去跟男神去套近乎、要签名照了……”我说。

他说也没什么,在这里认识歌星也不是什么大事,哪个人长大的时候没有搞过乐队,哪个neighborhood没出过一两个歌星。“

“他住东村为什么到我们健身房来?”我又有些不解。

就好像他们几个成了哥们,也没人打算换健身房。每个人都是开个大概20分钟的车过来的。毕竟嘛,每天在健身房呆3个小时,比在家里醒着的时间都长,应该挺有感情了吧。“

“作为音乐评论家,岂不是歌手出个专辑都得讨好他了?”

他说起过,反正很多派对叫他,他就挑一两个去,有时候上午飞去洛杉矶,下午就又回来了。“

“你怎么知道那么多?”

你怎么关心那么多?“

“主要是我太好奇了,他身上一点没文人气质。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大隐隐于市?“

“主要还是打赌没打赢吧,你以为你自己看人很准。“

弗兰虽然小我几岁,但是可能是外面混多了,还挺有街智的。虽然大部分时间她介于喝醉、high和失恋之间,好歹总有些时候是清醒的,会蹦出一两句犀利的话。其实智慧这个事情跟年龄的关系到了二十五岁就嘎然而止了。小时候才智于年龄成绝对的正比关系,差一两岁的智商和阅历会差很多,但是基本二十五岁之后,就跟年龄没有关系了,靠的是眼界和自己是否善于总结分析。比如马修比我小那么多,分析起问题来比我应该是看的更透彻的。于是又想到大使跟我说的,马修比我成熟很多。

“你想什么呢?眼神那么呆。”弗兰道。

“我在想我总共跟他说了几句话?数都数的过来,怎么可能判断。“我说,然而那么一说,又想到了什么,”你跟他聊了多久,怎么什么都知道……“

弗兰瞟了我一眼,没说话,径直走去烤箱,用戴上厚手套,从里面一个一个取出烤糊的蛋糕,一个个扔到垃圾桶里。然后摘下手套,掷到桌上,“烤蛋糕那么难。”

没事,再烤几次,就可以跟消防队的约会了。“

那么一说,我还在Tinder上跟一个消防队的撩过。“弗兰来劲了,拿着酒杯过来,坐到我对面,喝了一大口,“消防队员都挺智障的。”

“类似的总结还有么?”我问。

“这不又绕回去了吗,就是我刚才说的,出了个总结单子。”

“说吧。”

不,没有珊蒂不好玩。“

“她上班呢,别去打扰她。”

“小姐,这都晚上8点了。上什么班。你睡糊涂了吧?她不是还说今天下班来看你的?”

没说啊。“

噢,跟我说了,说带点东西过来看你,我忘了告诉你了……噢,不对,她让我别告诉你,给你一个惊喜。噢,sorry,这下都告诉你了。“

我哭笑不得,这世界上出了约会和约会对象,弗兰的脑子根本不在意任何别的事情。

正说着,门铃响了。

是快递小哥。“弗兰说。

是珊蒂。“

“小哥。”

珊蒂。

我俩猜了个拳,决定弗兰去开门。起身的时候她跟我说赌注是谁收拾厨房,连着一个星期。我觉得弗兰这点挺好的,一点不歧视病人,该干嘛干嘛。

最后编辑maonvlang 最后编辑于 2018-09-26 17:01:05
《纽约单身日记》,《婚礼策划师》,《不谈感情》都在微信公众号里连载,搜索添加“威廉士堡变奏”。我们在新地方见哦。
TOP
0
0
285#

84.
弗兰去开门,结果站在门口跟人家说了半天的话,回来的时候脸上有种不可捉摸。

我估摸着既不是快递小哥也肯定不是珊蒂。

她一脸怅然,坐回沙发里,自言自语的说,“我得改一下设定了。”
“什么设定?”
“Tinder,“她说。

刚才在门口的是她在Tinder上聊过的消防队小哥。聊了好几天,发过照片,但是弗兰觉得那人说话不好玩,聊着聊着就ghost人家了。结果刚才消防队收到报警电话说有烟雾,因为没有火苗也就没拉警报,开了个车过来看看。门一开,两个人都愣住了。倒也不是因为诧异,而是都看对方眼熟又记不起来哪里见过。所以就都愣了一下。弗兰旋即转过弯来,一副不生不熟的样子说感谢你们特地过来跑一趟,还好还好只是烟雾,有人在家呢。她心想着小哥大概也不一定能想起来他们在Tinder上聊过。毕竟Tinder上每个人每天都跟那么多人聊,属于撒一把网下去想着捞条鱼上来的那种,但是问题是撒的也太快,很多时候连网在哪都不记得了。结果小哥说,啊,你住这呀,真是没想到就在隔壁。于是弗兰意识到逃是逃不掉了,小哥认出她了,只能拿出周旋的本事说,真是缘分,终于见上一面了,虽然不是想象中的场面,但你穿制服还是跟我想的一样。傻白甜的小哥说,那有空出来喝咖啡噢,威廉士堡我很熟。弗兰很懵的笑了笑。小哥回到车上还用大喇叭说,别忘了噢,一会儿我短信你我的电话。

“他妈的一定要改设定了。“她说,“把自己的地点改成切尔西或者翠贝卡,稍微远一点,要不然设定威廉士堡周边5英里,不过半年,出门就都是熟人了。”

“其实你那也不尴尬,我听说过最尴尬的是在Tinder上划到过老板……”

噗的一下,弗兰的酒差点喷出来,“这特么的确很尴尬。当然,也有人match过前男友。主要是当时划到了前男友,恶作剧的like了人家一下,没想到人家已经like了她,结果就又好上了……”
“那我还听说有个国内的小伙子去相亲,结果碰到的是初中时候的初恋女友,女友的爸爸对他很满意,一个劲的说小伙子人不错很踏实,结果小伙子说叔叔那当时也是你满操场拿着鞋底追着我打,说我看着就不是好人、硬把我们拆散的……”

笑话的效果很好,说完,我们两个都大笑起来,笑的眼泪都出来了。现实生活永远比电视剧还精彩。

“不不不,留一点等珊蒂来了再说,她大概也有很多精彩的异国故事……”弗兰抹着眼泪说,“不能在她到之前就已经笑s了。”
“不过说正经的,Airbnb的创始人在Tinder上找到了现任女友,是真事。这个故事告诉我们,首先,创投项目即便竞争激烈、相互还是适用对方产品的。然后,富豪也是会上Tinder的。最后也是最重要的,Tinder也有真爱。“
“打住。这个话题你一定要等到珊蒂到了继续说,现在我突然觉得好兴奋。“她给自己的酒杯又倒满酒,然后起身,“我们得开始用你那个电子开门遥控,要不装了干什么呢?”说完,她径直朝我房间走去。她还是那样丝毫没有觉得门是一种隔离装置。

弗兰一脚穿拖鞋一脚光着,一边走一边叨咕,“看一眼就湿是不是公司里的东西卖不掉,上你这硬性推销产品呀?还跟那装半天……装完就必须买的意思吗?”

“人家……大概就是好意吧,看我生病去看门不方便……”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弗兰,只能敷衍了一句。

生病该送茶端水吧,装什么门铃呀……也是思路生猛,他们干体力活的是不是脑子都不太好用?“

“人家……又不是我什么人,端茶送水不合适吧?“我赶紧找借口挡回去。

也是,你找个男人费劲,不是丑的就是脑子进水的,我觉得你得摆多大的桃花阵才能招点桃花呀,更别提有质量的桃花了,诶……”

被她那么一说,我突然心底有点酸,感觉自己的确有点可怜兮兮的,那ABC叔们,的确外貌人品一个比一个奇异。也就D叔还好,不过我们连面都没见过,所以……


弗兰刚走到我房间的时候,门铃响了,然后我房间里传出弗兰的大声叫唤,“别去开门,别去开门,让我看看这遥控器好不好用……”


就听到滴的一声,门锁咔一下打开的声音。然后就看到弗兰从我房间跑出来,“开了吗开了吗?”

好像开了。“

噢,忘了,“她说。然后拿着遥控器对着里面的麦克说,“门开了,请进。”


说完,把遥控器扔一边,倒在沙发上开心的咯咯笑,“真是好玩……以后有人来找我,我就用这个开门,然后他也不知道我从那个房间出来,穿啥样子,哈哈哈……然后我再跟遥控器说,来呀来找我呀,我逃你追,追到我就给你嘿嘿嘿……”她人倒在沙发里,两条腿在半空蹬着,把另外一只拖鞋也蹬的飞掉。


一团烟雾缭绕里面,看到穿着套装的珊蒂走了进来。珊蒂的腿特别漂亮,线条好看又直,穿上高跟鞋,无论谁都会多看几眼。而她还是那个样子,戴了一副黑边眼镜,头发在脑后盘起,前面的长刘海掉下一缕,眼神顾盼生辉,显得格外妩媚。

你们这里……发生了什么?“她满脸诧异。

没什么,就是蛋糕烤糊了而已。“我说。

噢,刚才门也没人开,进来又是一团烟,我还担心出什么事了呢。“珊蒂道。

“没人开门是因为有人卖给洛丝一个遥控门锁。要我说,卖东西给大龄单身女人最容易了,只要肯跟她们聊聊天,卖啥她们都肯买……比年轻貌美的女孩卖保险给老男人容易多了,年轻女孩还要担心老男人揩油,而大龄单身女人恨不得销售员揩她们的油……”弗兰依旧躺在沙发里,大声咋呼着。

我尴尬的看了珊蒂一眼,不知道她会怎么理解整个故事的来龙去脉。珊蒂这么聪明,一看桌上的酒瓶和酒杯,就知道弗兰又喝高了,并不介意弗兰嘴里的胡言乱语,径直走过来,坐在我旁边,“怎么样?有没有退烧?”

退了,”我说,“谢谢你还特地来看我。”

“喂,我看你还要谢吗?”她笑,然后从纸袋里拿出吃的,“下车看到有农夫市场就买了点水果,还有这个是海鲜汤,你可以自己热了喝,这个是奶酪和酸奶。知道你不喜欢花,所以就不买了。”

说起来,珊蒂和我虽然风格不同,她走性冷淡风,我走明丽风,但是我们两个的性格还真像。喜欢加班不说,还都不喜欢花。有一次看到法新社两个男人捧着秋季的花进来装饰办公室,就说要不我们也搞点?结果两个人连仙人掌都差点没养活,走廊里看到个半岛电视台的实习生,硬生生的送给人家。实习生差点哭了,说我虽然是半岛电视台的,但是一直在挪威长大,这辈子都没见过仙人掌、怎么养啊。这时候正好法新社的hellokitty出来,场面一度快要尴尬起来,我一把给实习生一个拥抱说,“没事,实习结束不是生活的结束,要像仙人掌一样,即使水很少都能茁壮成长……以后如果你遇到困难,只要想想仙人掌在沙漠中怎么生活的。”语重心长,是人都不会怀疑我是在硬塞植物给实习生,而像是离别赠言,小助理在旁边看的啧啧称赞。

我和珊蒂的不同之处呢,在于她喜欢隐去性别的身份,而我喜欢在男人林立的记者行业里面利用女性身份拿到一些特殊通融。我不知道哪个更好,但是感觉横竖只要能抢到新闻就好。

最后编辑maonvlang 最后编辑于 2018-09-28 17:03:50
《纽约单身日记》,《婚礼策划师》,《不谈感情》都在微信公众号里连载,搜索添加“威廉士堡变奏”。我们在新地方见哦。
TOP
0
0
286#

谢谢更新!
TOP
0
0
287#

偶然发现这部小说,好精彩,非常期待D叔的登场,顺便把mm写的纽约单身日记追读完毕,看了三天,眼已看花,太好看了,人物设定各有各的精彩,文风流畅,出版发行的话肯定愿意买一本回来再读一遍!

期待更新,加油哈
TOP
0
0
288#

85.

见到珊蒂来了,弗兰开心起来,一骨碌爬起来,又开了一瓶酒,兑了雪碧,用牙签插了橄榄,拿了个托盘放了三杯酒过来,每个人面前放一杯。

我皱了皱眉头,“唔,我不能喝吧?”
“为什么?”她一屁股坐到对面的沙发上,甩掉拖鞋,盘腿坐着。
“好像是刺激性的东西不能吃?”被她一问,我也有些疑惑,不确定的回答道。
“噢,对了,你病了,”她说,边说边拿出那支牙签,吃着上面的橄榄,“好像是肺炎对吧?没什么大不了的。人家俄罗斯人、阿拉斯加人,生什么病都是一杯伏特加兑热红茶。”
“那你有没有问过,那些人后来都怎么样了?”
“大概都小病变绝症了吧……”弗兰翻了个白眼,“算了,都我喝了吧。”她抬起另外一个手,拿了我面前杯子里的橄榄。
珊蒂走到墙角,打开了一个排风扇开关,我这才感觉到有清新的空气进来,而房间里的浓雾也一点点散开去。
“好了,我叫Randy进来了。”珊蒂说。
在我们的疑惑和不解中,珊蒂说了声,“come”,就见一道黑白相间的光飞似的朝我们冲过来。大概是跑的太快,傻狗跑到我面前的时候来不及刹车,索性就一头撞到沙发垫子里,然后把脑袋拔出来,摇晃了几下确定没坏,又看了看我,开心的又是蹦又是跳,狂舔我的脸。
“Randy,你怎么来了啊?”我说,“好了好了,我也想你,真是几天不见又帅了。”
Randy的热情持续了好几分钟,在我们几个中间跑来跑去,到处蹭,到处舔,开心的跑着还摇晃脑袋,大尾巴甩的要上天了,把我们乐的。
“Randy现在可听话了,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对口令很遵守。”珊蒂解释说,“刚才因为没看到有人开门,我就让他在门口等着。他一站就站了十几分钟,一点嘀咕都没有。”
“你现在很厉害了,连Randy都驯好了?”我道。
“其实Randy还是很懂事的,要是多花点时间陪陪他,多给他一点口令练习,他学的还是很快的。”说着,她起身给Randy的水盆里面倒水。Randy走了以后,我们就一直留着他的餐具和玩具。
傻狗啪啦啪啦狂喝了一通水以后,又跑过来跟我们每个人问好。“啊呦,够了够了,刚才已经打过招呼了。”我把Randy搂到怀里,摸了一顿。他的毛很软,很蓬松,简直是一个加大码的靠垫或者抱枕,搂在怀里特别舒服。大概是上次旅游的关系,傻狗见到我就特别亲,还咕噜咕噜的说了些什么。
“珊蒂啊,你们就差再收养一个猫了。有你有我,有狗有猫,多么美好的生活。”说着,我都开始羡慕起来。
“嘿嘿,等过段日子感情稳定一点了,应该会领养一个。”珊蒂说着,甜笑起来。
“什么叫稳定呀?“弗兰不解,“是没激情的意思吗?”
对弗兰而言,感情跟上床是一码事,一夜情跟同居也是一码事。她对很多事情的定义很混淆,反正炮友、男朋友、爱情、约会都差不多,所以对于感情是一种逐步发展的关系这个概念很是弄不明白。
“珊蒂的意思是两个人正式成为男女朋友后,有着固定的相处模式了,关系比较牢固了。”
“不是都睡过了吗,还要什么模式?”弗兰更糊涂了,眉头中间和鼻子皱成了一团。
“你怎么说话一点不温婉含蓄?”我瞪了她一眼。
“干什么啦,我又没说错,我管睡过的都叫男朋友。”
珊蒂喂完Randy又过来坐下,喝了一口酒,“嗯,这个……睡过不一定有感情,有感情也不一定能稳定。”
“那,赶紧说说里面的故事,”弗兰来劲了,“你没来之前,我跟洛丝在说约炮软件,噢不,约会软件的好玩的事情。把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就等你来加点料了。”(未完,我明天再来补)
最后编辑maonvlang 最后编辑于 2018-10-18 16:52:38
《纽约单身日记》,《婚礼策划师》,《不谈感情》都在微信公众号里连载,搜索添加“威廉士堡变奏”。我们在新地方见哦。
TOP
0
0
289#

偶然发现这部小说,好精彩,非常期待D叔的登场,顺便把mm写的纽约单身日记追读完毕,看了三天,眼已看花,太好看了,人物设定各有各的精彩,文风流畅,出版发行的话肯定愿意买一本回来再读一遍!

期待更新,加油哈
amgmh 发表于 10/6/2018 4:15:05 PM

《纽约单身日记》,《婚礼策划师》,《不谈感情》都在微信公众号里连载,搜索添加“威廉士堡变奏”。我们在新地方见哦。
TOP
0
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